火车一

    其实没忘记这里,谁忘记,我自己不会忘记,为了怕自己懒,把一个写了很久的开头先放上来,挂起来勉励自己续上。

   记得初中有三个好友,一个喜欢机车,喜欢篮球,后来娶了我们前排同样喜欢篮球的姑娘,两个人上了师专后来都做了体育老师。一个不喜欢运动,喜欢动脑,动不动考个年级第一的牛人,后来做了医生。另外一个喜欢的是火车,喜欢杨钰莹,梦想就是当一名火车司机,后来好像去做了石油公司。那时候四个人聚在一起,有一个固定项目,就是陪那个喜欢火车的少年去火车站看火车,听他分享给那个姑娘写的最新情书,一次次安慰他,因为那个不认识的姑娘每次都给他泼各种冷水。    其实当时我不喜欢火车,一如我也不喜欢杨钰莹,那是香港群星时代,有太多的人可以喜欢,但是我还没到叛逆期,还没天天想着打架才能体现义气,总觉得好朋友要彼此包容,所以我也假装喜欢火车,假装很羡慕火车司机。但是内心骨子里,我是真心的喜欢不起来,也不认为这个职业是很好地职业,因为从小坐火车,对我来说都是一场折腾。

    幼时的森铁
幼时做过的火车分成两种,一种需要两天一夜的咣当咣当,还要在北京换车,这是我父母两家的距离,从黑龙江到河北。还有一种,是窄轨道的小铁路,叫做森铁,顾名思义,森林铁路,那是父母下放的林场到城市的距离,
  2010年回到哈尔滨,亲戚让我多回去看看,突然就想到父母下放的宝兴林场,问到森铁还在嘛?答案很让我兴奋,据说已经在规划恢复一条森铁线路,作为怀旧旅游线路,只是没有问有没有路过宝兴林场,那个时代太多的林场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吧。懒得问,在宝兴林场的时候,我应该在幼儿园时期,已经有记忆,但是支离破碎,但是铁路对我的印象太深刻了,因为那是唯一通往外界的交通工具,铁轨也是整个林场中心,我记得房子都是围着铁轨两边。

  写到这里,忍不住求助了万能的百度,看来怀旧的不止是我一个,从网上翻到的小火车图片很多人在怀念。对于我来说,坐上这个森铁,就可以赖在姥姥家好久,在我的记忆里,童年大部分都是姥姥家,对于宝兴林场,我能想到的就是自己在父母不在的时候,围绕着铁轨周边自己玩,听电线杆里电流的声音对我来说应该是记忆深刻。那时候铁轨是很安全地,因为车辆频次并不高,大部分时间,森铁的铁轨也是人力车的轨道,我记得叫做铁路爬犁?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有两个人跟抬跷跷板一样,一高一低的人力驱动走着,不过这种东西大人不让坐,所以当时没体验过,到了晚上,货运小火车拉木头的会经过,如果是夏天这时候要看看爸爸和他朋友们的心情,如果高兴了,他们会拿着那种缠满棉线的木棍去铁轨旁边蹭小火车轮子上的润滑油做火把,这种油很好点,随便找个水泡点起来,青蛙就会奔着光游到网里来,然后拿一根细铁丝就把这些收获串起来,第二天我就能吃上青蛙炖土豆,加上几颗红红的辣椒,直到现在这也是我心目中不可磨灭的一到大餐。当时还记得林场每家后院都有一颗锯掉的原木,现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木,只是记得每家都有,夏天一下雨,妈妈就让我观察,可肉眼可以看到的木耳成长,真正纯天然的木耳。至于冬天,更不用说了,不想说那些所谓物质贫乏的事情,那时候真的到处是宝,不说松塔袍子肉,搬家搬过这么地方,有一个鹿角是一直待在身边的,不过那时候并不懂这么多。

上一篇: 老男孩
下一篇: 我讨厌济南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72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